拯救华夏幸福!

从华夏幸福业绩对赌平安失败,商票停止兑付开始,一场对于中国最大的产业运营商的营救行动就此开始。

更确切的说,早在去年11月26日,从一夜未眠的王文学刚在办公室打了会盹,就叫上司机去石家庄向河北省政府求救开始,这场营救行动就已经启动。

直到近日这则消息传来——有关华夏幸福综合性风险化解方案已经制定完毕,最快将于7月上旬对外公布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ongjiayin.com/,中超河北华夏幸福

华夏幸福的相关业务将进行重组,住宅、产业园区运营和商业可能是未来的主要业务;

不过根据时间线月上旬真的有具体方案出来,那么将意味着这场持续了半年多的营救行动终于向前迈进了一大步。

几乎是王文学向河北省委省政府、廊坊市委市政府呼救的第一时间,他们便成立了由各级政府的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

彼时市场上传得沸沸扬扬的,是外媒报道的一则有关于河北省政府将向华夏幸福提供95亿财务资助的消息:

这种开发模式,不管是一级开发(自己垫资,待园区土地整理、基础设施建设好后才能和政府结账),还是二级开发(自己出钱拿地,开发阶段也需要自己出钱,待园区招商结束后才可以向政府申请款项),都极其依赖政府的回款。

比如,近日盛传的解决方案中,说到的一家中央级国有企业将以现金方式出资、相关地方政府以土地出资,与华夏控股组建一家新平台公司, 届时新平台公司将取代华夏控股成为华夏幸福的大股东。

近几个月,在华夏幸福的各大售楼处,一旦买房人产生顾虑,担心万一公司破产交不了房时,销售小哥哥小姐姐都会安慰他们:

即本质上是经营性问题,而非商业模式问题,主要是由于金融机构不借钱了,而经营回款又够不上偿还短期债务所致。

1月28日,由河北工行和平安资管两个最大债权人牵头,农业银行、渤海银行、光大证券和中信信托等

而在内部,华夏幸福的自救也一直在继续,在王文学向河北省政府求救之前,他已经从个人腰包里掏出90多亿用来偿债。

去年12月,平安企图拉来华润战投平安,不成功后,今年1月份又传来华夏幸福尝试引入河北城投的消息。

全面盘点家底、清产核资,逐个区域、逐个项目、逐个法人全面深入梳理各类资产,为后续的资产盘活、变现做好准备:

5月17日,华夏幸福将武汉孔雀城航天府项目51%的股权售卖给合作方宝业公司,变现2.03亿;

危机爆发以后,做好经营本身已经成了重中之重,因为外部援助只是输血,更重要的是自身还要有造血的能力。

关于华夏幸福的营救行动还在继续,虽然炸天团也在期待华夏幸福早点渡过难关,但事实告诉我们前路艰险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